文案详情
导航

纪录片《老兵故事》20 解说词脚本

人物纪录片 1651 124

 

【解说词】在接受采访的老兵当中,用文字回忆战争,将自己的一生融入虚拟与真实的文学作品之中的老兵并不多,而龚道林是我们从义务采访老兵之日起,最早遇见的一位有文学情怀的老兵。他既能写小说又能写电影剧本,而且还会画油画和拉小提琴,他所具备的文艺、文学气息给了我们太多的震撼。我们于2018年11月份对这位83岁的老兵进行采访的过程,真可谓是一次心灵上的难忘之旅。

【解说词】采访的一开始,还是进入到老人当兵史的讲述和提问当中。主持人首先问及老人哪年来虎林云山的?是不是以转业官兵身份来的?接着进入到抗美援朝战争相关事项的提问和讲述当中,让我们听听下面的采访对话吧。

 【同期声】(问:你是转业官兵过来的?)答:啊。(问:哪一年?)答:我58年。我是从武汉军官学院过来的,我们学员全过来了。(问:你们在抗美援朝的时候你是什么兵种?)答:步兵呗,当兵呗就是步兵。(问:你讲一讲你在朝鲜战场上的一些故事?)答:抗美援朝战争也是相当苦,就是苦呗,建设北大荒也是苦。(工作人员:我看有些资料说,当初南方兵到北方,那衣服啊穿的都不行吗?)答:抗美援朝开始出国的时候都是朝鲜服装穿的,不穿中国人民服装。你看他们,抗美援朝51年出国军人穿的都是一个兜一个兜地,大偏领子,都是朝鲜服装,哪有服装啊,朝鲜式的制服。一直到51年以后,51年以后才穿咱们中国军人服装吧,那时候服装很难,穿朝鲜服。你像我,那阵儿,我当兵一开始穿的是苏联制服,苏联红军制服。你看我们解放军八路军穿苏联吊兜的衣服吧,像我开始当兵的时候,51年一到部队的时候就穿苏联制服。它那是三个纽扣,套头的,这下面是一个筒,三个扣子,这衣服就套头的,都苏联制服。(问:你们是到朝鲜啊穿的苏联制服还是在国内?)答:我说国内。我们到朝鲜去,那时候衣服也很杂,那时候衣服很杂,他各个单位的后勤供应的不一样,那时候不一样,有的在南方来的,有在北方区的,他衣服很杂。后来,开始出国的时候没有带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服装,都是朝鲜服装,开始出去啊。然后一宣布中国参战了,那才穿中国制服了。(工作人员:你的意思是说,咱们一开始参战没说咱们是中国人去参战啊,是这意思吗? )答:那时候我也很小,我当时才16、17岁,很小。那时候,开始过去咱们军队和他们接触到美国军队,早就接触了。一看军队,美国军队觉得好像不是朝鲜军队是的,打的那么厉害。(工作人员:就是美国军队认为你们不是朝鲜人呗,一开始以为你们是朝鲜的呢?)那时朝鲜军队你说打是不打的啊,一说什么就一败就垮了啊,就跟流水的一样啊,而中国人不一样啊,什么都是非常稳重的。那时候我很小,也稀里糊涂。那时候,你说上战场干什么东西,你说怕,也不知道怕 ,反正大家就是鸭子过河随大流是吧,上就上呗。人也不知道那子弹跑打谁头上,在那时候也没有时间想,就往上上就行了 ,一个个往上跑,那是真的。(问:你们那批家乡去的人,到结束的时候,回来的人多么?)答:哎呀我的天啊——我们到,我参军,我当时参军晚上我就没回家,第二天就到就到新兵营了。新兵营训练一个月就到部队,到部队就到汉口,汉口武汉市不汉阳吗,汉阳市在那个地方搞军事训练。搞军事训练,51年?52年春天的时候去的朝鲜。那年大年三十,过大年的时候我们军队从汉口上火车,就去朝鲜了。当时还没说去朝鲜,也不知道去哪里,咳,没说去哪里,军事训练了吗,就走了,就是这样子那时候。(工作人员:完了打完仗以后你们就直接分到军校了?)答:停战以后就回来了。停战以后我们部队就撤了不少回来,撤了不少回来,有的留在朝鲜帮他们搞建设。(工作人员:你说还有人留在朝鲜搞建设?)答:一直搞到58年,58年才全部撤回来。哎,58年之前没宣布撤,但是我们已经撤了不少部队回来了,撤到东南沿海。(工作人员:就是说中国人在那也帮着建设一段时间,不是53年都撤回来了?)答:不是,53年停战以后,搁朝鲜搞建设。那朝鲜好多建设都是中国当兵的干的都是。修铁路啊,修水库啊,修地下地铁啊,都是中国人干的,一直到58年才全部撤回来,嗯,都回来的。(工作人员:你们去参战的时候,52年,朝鲜战场应该打一半了?)答:51年,我们去52年那朝鲜正打的紧张的时候,最紧张的时候。(工作人员:你们去的地方,你知道是朝鲜哪里吗?)答:东海岸,靠元山,他那里不是靠中国的黄海是西海岸,靠日本海的是东海岸。(工作人员:你们跟那个美国那边?就美国人吗?)答:15个国家的人。美国他们是联合国军15个国家。美国人、英国人、法国人、意大利人、加拿大人、土耳其,好多个国家,15个国家军队,李承晚的部队。(工作人员:你们去打仗的时候咱们飞机咋样?)答:咱们那时候,飞机--嗯,51年就是飞机打。飞机打,苏联飞机在前边飞,我们飞机跟着上。苏联在沈阳驻一个航空大队。那可不,他领航,我们跟着跑,我们培训战斗机是跟他学的。鸭绿江边炮兵都是苏联兵。(工作人员:鸭绿江边炮兵都是苏联的炮兵呗?)答:那可不。那时候女大(不明)什么那些都是苏联军队。(工作人员:实质也是苏联参战了呗?只是没公开?)答:没公开。中国军开始没就正式公开啊就叫志愿军,苏联没有参战,但苏联,飞机起飞都是苏联起的,慢慢带我们空军,慢慢带呗。

 

 

【解说词】龚道林说了很多朝鲜战争的内幕,我们也是真的用心跟着上了一堂历史课。接下来继续听听他的其他讲述。

【同期声】那时候海军也好,空军也好,其他兵种,都是从陆军开始分的,中国开始主要是陆军啊,是不是。(工作人员:朝鲜老百姓你们感觉跟他们接触咋样?)答:那时候,跟朝鲜老百姓根本接触不上。我们部队一去,他们不知道猫哪里去了。哎呀,当时我们部队一去的时候,他老百姓都躲起来了,都躲哪里去了。部队一去一大片,那还能像跟先的跟家一样不可能。就是有时候,通过朝鲜,那是后来战争缓过劲来,有时朝鲜出来协助一下,派些向导啊,干什么东西。朝鲜劳动党派过来的,跟着部队带路。【解说词】当问到龚道林在朝鲜战争中都参加哪些战斗,龚道林做了他在朝鲜当兵工作性质的陈述。

【同期声】(工作人员:你那时候参加过哪次战斗你有印象吗?)答:我那时候在什么地方呢,在那哨兵,放哨,就像我们那个长城不有烽火台吗,都是点火他是起报警的作用,我们那时候朝鲜他通讯不方便,那时候搁很远就站一个岗,飞机来就打枪,啪!嗒!那就是我们做的,我们部队就干那个。就比如这边有一个,那边山头又一个,空袭,飞机来了,啪,打枪,那头听见再打枪,报警。

【同期声】(工作人员:你今年多大岁数?)答:今年,今年83。(工作人员:原籍是哪?)答:湖南。湖南澧县。(工作人员:当兵挺早啊,51年当兵,当兵完参加过抗美援朝,然后转业回来就随着部队来东北了呗?)答:回来以后到什么地方,到广东沿海去了,我的系列小说写的不是广东沿海的事吗,到广东沿海去了。


 

【同期声】(工作人员:那哪年过虎林来的?)答:到这是58年,58年过来的,58年4月12号到的云山水库那地方。(工作人员:开始修水库了呗?)答:啊,我们第一件工作就是修水库。(工作人员:你们修水库的时候王震来过修水库吗?)答:啊,王震就住在这地方,住在850他经常来。我离开武汉是58年的3月31号晚上,离开武汉的。为什么,我们3月31号晚上离开武汉的,其实我们要4月1号离开武汉的我们就不来了。那时候,就“贪小便宜”了。就是3月31号去东北的发的皮大衣,棉大头鞋,发一套棉衣,4月1号就没有了,就是,就是单衣服了,他们部队晚点晚来了。其实我们那个学校吧,我们学校武汉军校,还有武汉复原的一个独立师,一块往这边开,独立师他说4月1号走,他没有4月1号走,我们学校赶着3月31号,4月1号就差几个小时了,就是大家发到棉大衣了,我们就穿,占小便宜了是吧。他们开走了,晚上上的车,开到石家庄吃早饭。后来开到哈尔滨,然后开到密山,开到牡丹江就来事了。就停车讨论,叫我们回去,叫我们回去,不叫上北大荒,叫我们回去。当时我们,那时思想没统一,大家心都散了,有人愿意回去,有人不愿意回去,说当兵可以升官,特紧张,出这么一把事啊。本来,他东北同志他都不愿意回去,啊,南方有些同志他愿意回去。我当时回答,我说回去,大家回去我就回去,所以随大流没办法是吧。所以他们没有统一起来,没有统一,就继续往密山开。就坐火车,那时候火车就到密山就没有,就到陆地上了。我们就住在北大营,住在北大营,住在北大营老乡家里。北大营那个房子,当时有个小楼房,这家伙都挤满了人,啊,挤满了人。第二天赶上来了两车军官,从南京来的,南京有些军官当时发牢骚,啊,一看密山这个样子,王震就批评他,完了挨一顿批评,在密山开大会,批评。第二天啊,王震挺狠的,第二天天亮以后,所有到农场去的人,都要自己走路了,王震下命令。没有汽车了,就都步行了,运不过来,自己走路。当时一到云山水库没有人,就有一个,有一个老同志,骑着马打招呼,说下车吧,到地方了,到你们宿舍去吧。当时就西峰区现在,云山西峰区那个地方一溜草地,就是树撑起,上面盖上的草,里面也是铺的草。晚上我们到里面看都是草,背包一甩往那一躺就睡觉了,铺上大衣就睡觉了。第二天早晨起来还是下雪,也没有太阳,不知道东南西北,就这样子一开始啊。

 

 

【主持人】龚道林讲完了以上在他们开垦北大荒艰苦岁月里的一些片段以后,他又把话